济源市纪委监察委主办 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联系我们
来源:信访室 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7
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 

这急促的敲门声,让刚刚入睡的静又醒了。 

静的心猛地揪紧起来,她屏住了呼吸。 
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 

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她张大耳朵努力听了听。她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,喃喃自语道:“还好,是对门儿!” 

“咋还不睡?”旁边的涛,说梦话似朦朦胧胧地问。 

她还没来得及答话,就听到了涛如雷般的鼾声。 

“没心没肺!”她轻声嘟哝了一句,将被子蒙住头,想早点儿睡去。越想睡,越睡不着。 

在床上翻来覆去又害怕吵醒涛,只好像往常一样,蹑手蹑脚地躲进厕所。 

这里空气虽有点儿污浊,但她却觉得很自由。 

一坐到马桶上,母亲就条件反射似地浮现在眼前。岁月似乎没在母亲身上留下任何痕迹,依旧像送她离村时那样年轻。 

现在通讯极其方便快捷,即使远隔万水千山须臾相见。可她和母亲虽近在咫尺,却不得相见。每每想来心中甚是遗憾。 

想儿时,知青插队下乡的父亲总爱唱《四郎探母》,年幼的她不觉其意。 

渐渐悟出个中滋味,父亲已不能再唱《四郎探母》,她已背井离乡为人妻、人母。于是,《四郎探母》悄然成了她的手机铃声。 

每当“思老母不由儿肝肠痛断,想老娘不由人珠泪干......”的铃声响起,手下那帮不识愁滋味的“90后”总爱打趣:“姐,你真多元呀!” 

她总苦笑着,以京剧票友勉强支应。 

“眼睁睁高堂母难得相见”的锥心之痛白天能忍,夜里却不能再忍。 

梦里一会会回故乡,母亲仍像往常一样站在村口张望,醒来总是泪湿满巾。 

涛问她:咋了? 

她不吭声。 

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,每天的生活都如战斗般紧张。洗刷一番后,他们又像拧紧发条似的,精神满满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 

等校车时,女儿怯生生地说:“妈,我做错事儿了!” 

“咋了?”她弯下腰关切地问道。 

“这次考试,我抄了前桌的答案!”女儿脸一红,不好意思地说。 

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!知错能改善莫大焉!”她摸摸女儿的头,想她母亲那样又拍了拍女儿的双肩,安慰道,“乖儿,没事儿的!给老师、同学认个错儿就行了!” 

听了她的话,女儿高高兴兴地坐车走了。 

送罢女儿,她飞快地往地铁口跑去。 

一路上,她暗暗问自己:女儿犯错,自己都劝她承认错误;自己为啥不敢承认错误、承担责任呢? 

突然间,耳畔又响起“思老母不由儿肝肠痛断,想老娘不由人珠泪不干……”的铃声,她低头一看是故乡的消息。 

这些年,她天南海北的闯荡,但对故乡却总是避而远之;这些年,她与许多人联系,却从没与最想念的家人、朋友联系过;她的手机里有许多人的照片,却没有一张最想念的人--母亲--的照片。唯一能慰藉思乡之情的,就是从网上浏览家乡的消息。 

看完这则消息,她犹如五雷轰顶,双腿瘫软、迈不开步。但冥冥之中,有一个念头又支撑着她往高铁站跑去。。 

她其实一直都知道,那里有班车,半个小时就到家了、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母亲了! 

但她一直不敢踏上归途,因为她不叫静!自从动了公款后,她的心也就再没静过。 

而今,她不再犹豫。她必须要见母亲一面,哪怕是在火化之前,哪怕…… 

她要归来,归来! 

她想在母亲灵前说:妈,我错了!尽管母亲不能再安慰她:花儿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!(济源市纪委监委 秦枫 

Copyright 2015-2017 jiyuan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济源市纪委监察委

    技术支持:煜智网络 | 豫ICP备05008316号

   泰坦棋牌
百度友情链接: 百度[www.baidu.com]